Art Croissance
Art Croissance

凝結時間

伊格莉卡.克麗絲托娃(Iglika Christova/畫家、法國Art Croissance雜誌主編)

在畫家繪畫的手勢中產生對當下的感知與直覺……在這個直覺隨心所欲創造出而來外人無法進入的場域中,感知將殘響、節奏與內在空間編織在一起。尉任之的畫作捕捉了穩定下來的瞬間,如同波特萊爾(Baudelaire)對我們訴說的,「靜止的這一刻不再標示於鐘面之上」。在所有真正的繪畫中,我們都可以找到時間停止或時間讓生命不朽的一些元素。繪畫的時間也就是對情緒矛盾性(ambivalences)銳利的意識;透明與不透明的材料混合出形狀以及近乎單色的表層。在到處招喚著的黑暗深處,一束乍放的光鄭重其事地引領著;畫家在黑暗中才能清楚地看見屬於他自己的光,在那裡浮現出夢境邊緣的植物性與礦物性世界。
為了讓我們這些「遲來者」能夠經驗某個時刻強烈的張力,尉任之像運用不在場證明(alibi)般運用自然元素,藉由激烈的手勢去見證像梵谷《麥田群鴉》中那樣難以馴服的和閃電一般的瘋狂。這樣的瘋狂從世界起源伊始便伴隨著人類與自然,如河水的流淌或風的竄動。即便這之中有瘋狂的一面,也是自然的本質,而畫家們則正好擠身它最忠實的視覺傳繹者之列。

Tags :